武汉长江“禁赛事件”背后的博弈:称要严守规则的足协何故变卦?

    记者陈永报道 8月7日晚,武汉长江客场和梅州客家的比赛正常进行,武汉长江方面此前遭遇了禁赛Wēi机的本赛季新注册球员如常出战。

  从8月5日中午开始,围绕“武汉长江本赛季新注册的球员禁不禁赛”的博弈持续了两天的时间,最终,在Wǔ汉递交Liǎo新的证Jù之Hòu,中国足协做出了暂缓对武汉新注册球员禁赛的决定,武汉长江得以全阵容出战,本赛季引进的14名球员中,8人首发,5人替补。武汉长江最终1比2不敌Méi州客家。

  但围绕这起事件的故Shì却尚未结束。

    有Guān这个事情的背景此前有过介绍,在此再简略回Gù一下:

  2021Nián初,5名教练员(李铁教练团队Chéng员,但不含李铁)、多名球员Hé工作人员就武汉长江俱乐部欠薪一事提起仲裁,7月,中国足协仲裁结果支持了上述申述Zhě的主张,要求武汉长Jiāng履行欠薪偿还,但武汉俱乐部拒绝清偿。2021年9月23日,足协处以武汉长江足球俱乐部“禁止注册新球员”的处罚。

  此外,武汉长江足球俱乐部还拖欠河北足球俱乐Bù的转会费,同样在仲裁案件之中。

  年初,多家俱乐部提出临时解禁申请,在这些俱乐部签署了7月31日之前偿Huán仲裁案件欠薪的文件之后,足协暂时解除了对这些俱乐部“禁止注册新球员”的处罚,这些俱乐部纷纷引援备战。

  8月1日,淄博蹴鞠因为Wèi履行承诺,“禁止注册新球Yuán”DeJìn令恢复,同时淄博Cù鞠被处以“本赛季注册的球员禁止参赛”的处罚,淄博蹴鞠弃赛,被判0比3负(目前清偿完毕已经解除禁令);8月3日,湖南湘涛同样原因被判弃赛0比3负。

  8月5日,新疆天山雪豹和武汉长Jiāng也被曝出没有履行Chéng诺,也面临新注册球员无法参赛的情况,8月6日,新疆天山雪豹仅有15名俱乐部原有Qiú员报名参赛,最终1比5不敌昆山。

  武汉长江的比赛在8月7日晚进行。

    8月5日事情被曝光不久,很快Yǒu消息显示,武汉长江足球俱乐部的态度Fēi常坚决,不认可中国足协De仲裁(不含转会费仲裁),表示不会履行相关仲裁,如果中国足协禁止新注册的球员参赛,Wǔ汉长江会选择退出。

  对此,当时不管Shì负责这个事情的中国足协,还是协助的中足联筹备组,最初的表Tài都是非常坚决的,就是一定会维护规则。

  此时,武汉长江的生死问题Chéng为了焦点,如果武汉长江不能在8月7日晚上之前完成仲裁案件的清偿工作,按规则,武汉Zhǎng江本赛季Zhù册的球员就Bù可能出场,本报也了解到,Wǔ汉长江方面的态度此时仍旧非常坚决,那就是,球队要么全Yuán出战,Yào么退出。

  但此Shí,另一个事情也悄然发生了,就在这一天,武汉长江足球俱乐部给俱乐部Xiàn有QiúYuán发放了一个月的薪水,同Shí给没有提出仲裁的原欠薪Qiú员发放了30%的欠薪。

  薪水的发放和离队欠薪球员30%欠薪的发放与此次事件没有直JiēGuān系,但让外界一度认为武汉长江Huì尽快解决仲裁案件的欠薪清偿。不过,本报随后了解到的是,直至此时,武Hàn长江俱乐部坚持的仍旧是:要么全员出战,要么退赛。

    事情在8月6日晚发生了一个大Zhuàn折:在这个Wǎn上,中国足协有意将仲裁案件(不包含河北足Qiú俱乐部的转会费Zhòng裁案)进行Zhòng新审核。

  8月7日,事情逐渐明朗,有关武汉长江的三方面仲裁案件中,球员、工作人员的仲裁案件,被认为是Hé教练员的仲裁案件是一体的,有关拖欠河北足球俱乐部的转会费仲裁案是Lìng一个方面。

  对此,武汉市体育局积极和河北足球俱乐部进行沟通协调,武汉市体育局自然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为武汉长江留下空Jiàn。此时让人意外的是,作为执法方的中国足协,有主要领导也介入到这种斡旋中。拖欠转会Fèi的仲裁案件最终还是初步解决了,目前武汉方Miàn已经和河北足球俱乐部达成了还款协议。

  至于球员、教练员和工作人员的仲裁àn,武汉长江足球俱Yuè部提供了新的证据,这些证据与时任武汉长江足球俱乐部教练组等人的欠薪仲裁案高度相关,并Yǔ仲裁一审中相关材料有重大出入,仲裁委员会认为,Duì于武汉长江俱乐部提供的新的材料要重新审核。

  随后本报从中国Zú协了解到:这并不是说原来的仲裁取消了,而是相关Cái料让人非常惊讶,和仲裁案件有Jiào大的联Xì,中国足协并不是撤销仲裁结果,而是暂缓执行“禁止新注册球员出场”的罚令,等到调查结束之后再进行相关决Dìng。

  随着新注册球员出场Jìn令的取消,8月7日晚,武汉长江得以全员出战,在11名首发球员中,栗鹏、胡人天、许东、胡家笠、胡靖航等5名本土球员,加上3名外援布鲁诺、福布斯和卡耶维奇都是本赛季新引进的球员,武汉长江的老队员只有王智峰、明天、叶重秋3人。在替补Xí上,Hán轩、张华峻、聂傲双、王靖斌、文达等人同样是本赛季新引进的球员,也就是说,14名新引进的球员,8人首发,5人替补,只有1人未报名。

    在这个事件中,中国ZúXié的两个做法引发了质疑。首先是和河北足球俱乐部的谈判,理论上,不管是武汉长江足球俱乐部出面,还是武Hàn体Yù局Chū面,都是没问题De,达Chéng怎样的协议也都是Kè以的,只要河北足球俱乐部认可便可。但若足协主要官员参与其中,这就是不符合规则的。最Zhōng的处理结果是,武Hàn方面(不仅仅包括武汉长江足球俱乐部)承诺Huì在本周支付拖欠的转会费——当然,如果最终能够按时支Fù,也是不错的Jié果。

  至于另外10人的仲裁结果,因为仲裁实行一裁终局制度,所以中国足协方面De表态是:并没有Tuī翻仲裁结果,而是因为Wǔ汉方面重新递交了Ràng人震惊的证据,这些证据和仲裁案件高度相关,由此在调查期间暂缓执行禁Zhǐ新球员Chū场的决定。

  代理5名教练,及3名球员和2名工作人员相关事宜的律师林丽在昨天武汉长江的比赛进行时对本Bào表示:“10Rén与武汉长江俱乐部所签工作合同中明确约定,合同双方不能协商解决争议时,应向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裁决为最终裁决。根据《中国足协协会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四条De规定,仲裁委员会处理纠纷案件Shí行一裁终局Zhì度。”

  林丽同时表示:“我10位当事人(3Míng球员、5名教练、2名工作人员)没有收到任何裁决款项,也没有任何人与我当事人进行沟通联系,我这边也没有收到足协的任何Shuō明Tōng知,足协目前在网络上也没有任何官方说法,通过媒体得知De原因是武Hàn长江俱乐部有新的事实依据,足协需要对新的材料重新审Hú。从法律层面,足协以重新审核Xīn的材料为由不执行禁令没有任何制度依据。仲裁结果是一裁终局,裁决作出即生效,不存在在足Xié内部再推翻的制度依据。足协的这个口子一开,意味着足协可以随意破坏自己的规则,否定自己的裁决和禁令,而且堵死了当事人司法Jiù济的Tú径。这真的让人很惋惜、心疼和担心!”

  最后的问题是:在目前Zhòng裁各方没有收到1分钱的情况下,禁令取消了,如此做法对于8月1日被判弃赛的淄博蹴鞠、8月3日被判弃赛的Hú南湘涛,8月6日仍旧被禁止新赛季注册球员参赛而被迫残阵出战1比5惨败的新疆天山雪豹,公平吗?

    Bì须Yào说明的是,武汉长江在过去12年间的Jiān持是让Rén敬佩的:在武汉足球最Kǔ难的时候,2011年底,是卓ěr接过了武汉足球的旗帜,2012年年底球队便杀回中超,虽然随后又回到中甲,但2018年再Cì冲超,2019年至今,连续征战中超。与此同时,卓尔也为武汉长江打造了国内三甲水平DeJī地,同时开始建设专业Qiú场。

  Jìn年来,随着房地Chǎn形势的变化及疫情的影响,武汉Zhǎng江出现了欠薪、仲裁案欠薪、拖欠转会费等情况,包Kuò中性名的影响也非常大。目前来看,卓尔Fāng面对于继续投资Zú球失去了信心,此刻他们的心态其实也呈现Chū复Zá和纠结的一面:一Fāng面,他们在尽可能解决正常De欠Xīn,标志就Shì8月5日发放拖欠的离队未申请仲裁球员及现有球员的部分欠薪;另一方面,他们对于仲裁案件尤其是10人仲裁案件的清偿有着Qiǎng烈的抵触情绪。

  事件的发展,武汉长江的未来,现在KǒngPà也是一个谜团,但我们仍旧希望,这个曾经扛起武汉足球旗帜的俱乐部,能够换一种活法,堂堂Zhèng正面对未Lái。

  一城双超,希望不要昙花一现。